<var id="h7zz7"></var><var id="h7zz7"></var> <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progress id="h7zz7"></progress></strike></var><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var id="h7zz7"><video id="h7zz7"></video></var>
<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
<cite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cite>
<cite id="h7zz7"></cite><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var>
<cite id="h7zz7"></cite>
// 新刊推薦

掃碼購買

// 中經商學院

銀行 | 評級下調!多家城商行資產質量承壓、盈利水平下滑、非標投資暗藏風險

原創 作者:閆佳佳 石丹 / 發布時間:2021-08-11/ 瀏覽次數:0
日前,作為金融機構的銀行業今年上半年已紛紛交出“2020年年終考”答卷,評級機構也對此進行評分,截至目前已有11家銀行被下調信用等級,其中包括8家農商行和3家城商行。值得注意的是,3家城商行分別是盛京銀行、阜新銀行、葫蘆島銀行,均為遼寧省城商行。
 
聯合資信評估股份有限公司將盛京銀行主體長期信用等級由AAA下調為AA+,將阜新銀行主體長期信用等級由AA下調為AA—,葫蘆島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主體長期信用等級由AA下調為A+。
 
是什么影響了它們的“期末”成績?《商學院》以盛京銀行、葫蘆島銀行和阜新銀行為例進行探究。具體來看,均存在貸款行業集中度、信貸質量、盈利水平和非標投資四項丟分情況。
 
《商學院》記者就本次評級下調等問題致電并致函盛京銀行、葫蘆島銀行和阜新銀行,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貸款行業集中風險尚存、亟待化解
 
 
 
2020年,盛京銀行發放貸款及墊款總額5470.63億元,同比增長19.70%。其中,房地產業貸款和建筑業占比均有所提升,分別增加了5個百分點、1個百分點。
 
葫蘆島銀行2020年財報顯示,其發放貸款及墊款總額為558.63億元,同比下降4.98%,貸款規模出現收縮。從行業分布來看,葫蘆島銀行貸款主要分布在批發和零售業、制造業、農林牧漁業、房地產業、建筑業,截至2020年末,上述產業占其貸款總額比重分別為32.09%、17.54%、9.36%、9.08%、4.21%。
 
2020年,阜新銀行發放貸款和墊款凈額891.99億元,同比增長了11.77%。按行業劃分,該行前五大貸款行業分別為批發和零售業、制造業、建筑業、房地產業和采礦業,上述行業占貸款總額比重分別為39.75%、18.13%、11.12%、9.89%、3.19%,合計占該行貸款總額比重為82.08%。
 
圖源:阜新銀行2020年年報
 
上述三家銀行2020年向批發與零售業發放貸款均超過本行貸款總額的30%,而且前五大貸款行業集中度出現上升,且貸款行業集中度較高。新冠疫情對上述行業的影響以及房地產行業融資政策持續趨緊,加之商業銀行房地產貸款集中度限制政策的落地,上述銀行面臨一定的貸款行業集中風險。
 
博通分析資深分析師王蓬博表示:“貸款過度集中會提高貸款違約相關性,并且在風險沖擊時可能會遭遇大規模違約。且由于房地產和零售業屬于成長型行業,貸款風險大,雖然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貸款收益,但同時也提高了貸款風險。”
 
三家銀行向批發與零售業、房地產業等行業發放大量貸款的同時也承擔著逾期的風險,部分貸款占比高的行業不良貸款率也較高。
 
具體來看,2020年,盛京銀行其房地產業不良貸款率為2.03%,較2019年增加了0.12個百分點。聯合資信評估報告顯示,葫蘆島銀行批發和零售業、制造業、房地產業和建筑業的不良貸款率較高,不良貸款率分別為 17.13%、10.01%、11.09%、13.73%。
 
2020年,阜新銀行房地產業和建筑業貸款金額合計為183.78億元,占貸款總額的21.01%,占比較高。同時,聯合資信評估報告顯示,阜新銀行房地產業和建筑業不良率分別為0.06%和4.24%。
 
關于銀行貸款集中的行業不良率過高有何風險,王蓬博說:“貸款集中于不良率高的行業會使商業銀行不良資產增加,影響銀行利潤。且不良貸款會占用銀行貸款額度,太多會降低銀行放貸能力,無力放貸支持經濟發展,甚至有導致銀行破產的可能。”
 
 
 
資產質量承壓
 
 
 
東北是我國重工業地區,遼寧省是我國早期的重工業省份,經濟主要依靠重工業產業。在產業結構調整和疫情對制造業的沖擊下,以及實體經濟持續低迷對當地實體企業經營造成沖擊等因素的影響,盛京銀行、葫蘆島銀行、阜新銀行信貸資產質量下行。
 
2020年,盛京銀行交通運輸業、住宿和餐飲業及制造業等行業信貸資產質量有所下降,不良貸款率分別增長至15.58%、15.02%、7.10%,進而導致其不良貸款及關注類貸款規模持續增長。
 
受當地整體經濟結構的影響,葫蘆島銀行部分放款企業不適應經濟發展要求,不能按時還本付息,因此葫蘆島銀行不良貸款規模顯著上升。
 
葫蘆島銀行歷年來年報數據顯示,該行不良貸款率連續6年攀升。2015年至2020年,該行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41%、1.64%、1.74%、1.76%、3.73%、13.89%;撥備覆蓋率分別為205.38%、176.63%、167.14%、154.95%、105.37%、32.39%。到2020年,該行不良率大幅增長,高于同期商業銀行平均水平12.05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連續6年不斷下降,到2019年便開始低于最低監管紅14.63個百分點,到2020年,撥備覆蓋率低于監管紅線87.61個百分點。
 
圖源:《商學院》根據公開數據整理
 
2020年該行關注類貸款大幅下遷至不良,導致其不良率高漲。該行關注類貸款同比減少了8.59億元至3.38億元,此類貸款主要集中于制造業及批發和零售業。由于當地房地產行業、旅游業和泳裝進出口行業,受疫情影響較大,還款能力減弱,形成不良貸款。在不良貸款中,該行次級類貸款占比最高,該行次級類貸款高達81.21億元,同比增長256.97%,導致不良率攀升。
 
財報顯示,葫蘆島銀行制定的2021年度經營計劃顯示,今年具體經營目標為,年末不良貸款15.4億元,不良貸款率控制在2.91%以下,撥備覆蓋率保持在100%以上。
 
阜新市經濟結構以采礦業為主,產業結構相對單一,市場較為低迷。當地中小企業停產停工、現金流進一步緊張。受上述因素影響,阜新銀行不良貸款規模顯著增加。2020年,該行不良貸款率為4.07%,同比增加了2.09個百分點。
 
此外,聯合資信評估報告顯示,阜新銀行關注類貸款及逾期貸款占貸款總額的比重均大幅增長,分別增加了2.03個百分點和3.33個百分點至7.95%和8.74%。對此,阜新銀行增加了貸款減值準備余額,但受不良貸款規模增加的影響,阜新銀行撥備覆蓋率卻減少了13.81個百分點至136.99%,撥備覆蓋水平亟待提升。
 
對此,王蓬博提出以下建議:“一是嚴格把控貸款發放的準入門檻,從源頭防范風險,加強背調和發放貸款的監督檢查,確定合理的貸款權限、期限和利率水平。二是完善責任追究制度,落實新增不良貸款責任,對不良貸款責任人進行處罰,完善考核機制。三是合理調整貸款結構,堅持有保有壓,做強做優抵押貸款,保證還款來源;創新信貸品種,推出高質量信貸種類。”
 
 
 
盈利能力普遍降低
 
 
 
受央行引導LPR下行,推動金融企業讓利實體經濟以及部分高成本存款規模上升推動負債成本攀升等因素影響,2020年,上述三家銀行盈利能力降低。
 
盛京銀行利息凈收入、投資收益以及公允價值變動損益等表現拉低了其營業收入。受資管計劃規模壓縮以及市場利率下降的影響,盛京銀行投資收益收縮明顯,2020年該行投資凈收益為15.92億元,同比減少了27.22億元,下降63.10%。
 
在營業收入下滑以及大規模的資產減值損失影響下,該行凈利潤水平下滑。2020年,該行凈利潤為12.32億元,同比減少了42.06億元,下滑77.34%,盈利水平顯著下降。
 
2020年,由于生息資產的減少、貸款收息率的下降和較高的付息成本,葫蘆島銀行呈利息凈支出態勢,利息凈收入虧損0.37億元,營業收入大幅下降。
 
同時該行信貸資產質量下行,凈利潤已不足以計提減值,去年其資產減值損失為2.57億元。加上負債端存款成本的上升,葫蘆島銀行凈利潤虧損2.78億元,盈利水平亟待提升。
 
早在2019年,葫蘆島銀行凈利潤就因不良貸款攀升,貸款減值損失計提支出同比增加141.85%,出現下滑且同比下降近六成。
 
受貸款收益率較低的普惠小微貸款較快投放的影響,阜新銀行凈利差水平有所下降,2020年阜新銀行凈利差減少了0.03個百分點至1.02%,使盈利水平增長承壓。
 
2020年,該行利息凈收入為7.76億元,同比下降62.47%。撥備前利潤總額增長承壓,同時在大規模貸款減值計提的影響下,阜新銀行盈利能力受損。
 
由于資產質量下行,計提增加,去年該行減值損失為7.78億元,較上年增加了4.04億元,增長108.20%;凈利潤為0.18億元同比下降95.57%。
 
 
 
非標投資存隱憂,暗藏違約風險
 
 
 
王蓬博表示:“非標類投資主要包括信托收益權、券商資產管理計劃、保險資產管理計劃等。由于非標類業務多投向監管限制投放信貸的行業,是銀行資產端風險的重要來源。銀行之所以大力發展非標業務,是為了規避貸款的一些限制,進行跨區域放貸或將資金投入監管限制的行業,因而此類投資成了不透明的資產風險來源。”
 
聯合資信評估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末,葫蘆島銀行信托管理計劃及資管計劃投資余額為94.87億元,占投資資產總額的43.71%。不過,葫蘆島銀行持有的信托管理計劃中有31.31億元發生違約,未來面臨一定的減值計提壓力。
 
同年,雖然阜新銀行主動壓縮非標投資規模,但個別資產管理計劃等非標資產仍發生違約。截至2020年末,阜新銀行信托產品投資中逾期資產余額13.50億元,持有的資管計劃中逾期資產規模1.20億元。
 
王蓬博表示:“11家主體信用評級被調低的中小銀行評級報告顯示,資本補充和資產質量是主體信用被調低的主因。從具體下調狀況來看,只有一家山西平遙農商行被調至BBB+,其余仍在A-以上,故整體來看,被下調評級的銀行盈利和償還能力仍保持良好,且被調整銀行多位于欠發達地區。”
 
銀行業資深觀察人士蘇筱芮總結道:“被下調等級的主要是城商行、農商行等中小銀行,一定程度上能夠反映出中小銀行在資產質量、盈利能力方面承壓,信用等級的降低一方面可能導致外部融資成本的上升,另一方面也會使得外部合作機構重新評估與其的合作關系。”

除《商學院》雜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商學院》雜志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歡迎關注平臺微信公眾號

 點贊 30
 收藏 20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_日本亲与子乱av_6欧式个人写真_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_yase永久访问网站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