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7zz7"></var><var id="h7zz7"></var> <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progress id="h7zz7"></progress></strike></var><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var id="h7zz7"><video id="h7zz7"></video></var>
<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
<cite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cite>
<cite id="h7zz7"></cite><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var>
<cite id="h7zz7"></cite>
// 新刊推薦

掃碼購買

// 中經商學院

智庫焦點 | 頂流“末路”啟示錄:吳亦凡遭資本“熔斷,《青簪行》幾億投資或成空,星途如何終成泡沫

原創 作者:李婷 石丹 / 發布時間:2021-08-10/ 瀏覽次數:0
 
“頂流”不再,吳亦凡“言出必刑”,迅速被資本“熔斷”。
 
7月31日,北京朝陽警方就“吳亦凡”事件發布通報稱,吳亦凡因涉嫌強奸,目前已被朝陽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偵辦工作正在進一步開展。
 
消息一出,互聯網再次掀起飯圈“浪潮”。各大官媒、社交平臺皆對其進行 “封殺”。8月1日晚,吳亦凡本人及吳亦凡工作室微博均被注銷。此外,QQ音樂、網易云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等音樂平臺均已下架吳亦凡全部歌曲,連同抖音等短視頻社交賬號也已被注銷,目前已被其他用戶注冊。
 
然而,粉絲們對“吳亦凡事件”仍是“一頭熱”。在吳亦凡被刑拘消息出現當日,就有粉絲在網絡上組織“救援群”,并在現實中實行“救援游行”。此外,有粉絲聲稱要“為偶像劫獄” “沒事,我們可以籌錢”等。
 
對此言論,微博關閉錯誤導向超話108個、解散違規群組789個,禁言和永久關閉990個涉嫌惡意洗地等違規賬號。騰訊公司的“鵝廠黑板報”微信公眾號也表示,“在吳亦凡因涉嫌強奸罪被依法刑事拘留一事中,存在部分網絡水軍在平臺造謠攻擊、誘導集資、制造話題等有害行為。對此,平臺對于發布傳播相關不良信息的賬號進行了嚴肅處置。”此外,快手、抖音等各大互聯網平臺皆發布了整治飯圈亂象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8月2日,央視新聞就“清朗·‘飯圈’亂象整治”發聲,不良粉絲文化整治工作取得階段性成效。目前已累計清理負面有害信息15萬余條,處置違規賬號4000余個,關閉問題群組1300余個,解散不良話題814個。
 
圖源:央視新聞
 
另一方面,吳亦凡也迅速被資本拋棄,不僅各大品牌方紛紛解約進行經濟切割,其未播的影視作品《青簪行》也恐涼涼,而騰訊關聯的上市公司也面臨“踩雷”。吳亦凡的迅速“貶值”見證了資本對其從“捧”到“殺”。目前,有關吳亦凡的案件偵辦工作仍在進行中。不過確定的是,吳亦凡的“星途”已然落幕。
 
 
星途功成的“澎湃”,終化成泡沫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樓塌了。
 
自2014年,加拿大華裔吳亦凡作為當時娛樂圈大熱的“歸國四子”之一,一回國就包攬了“不菲”的流量,而后更是參演了10余部頂級影片資源,其中不乏有與徐靜蕾、馮小剛、周星馳、徐克等頂流合作。在之后幾年中更是陸續拿到了寶格麗、LV、Burberry、保時捷、卡地亞等高奢品牌的代言。2020年福布斯中國名人榜顯示,吳亦凡位列榜單第八位。顯然,吳亦凡自來到中國其“星途”便一路平坦,皆有資本“護航”。
 
圖源:福布斯
 
彼時的幾年是中國娛樂圈的爆發年,也是“韓流”備受追捧的幾年。吳亦凡作為歸國的“韓流”明星備受資本青睞。
 
公開資料顯示,2014年,吳亦凡母親吳秀芹以加拿大護照的名字“WU Stacey”在香港注冊成立了凡世星睿,后改名為星睿文化;2016年,影視娛樂龍頭公司耀萊影視與吳亦凡所屬的香港星睿文化達成了委托協議,吳亦凡在中國大陸范圍內的廣告、電影等演藝事務,將由耀萊影視全權代理和全面負責,并肩負維護此間衍生的各項演藝人員合法權益的責任。這也意味著,吳亦凡成為了耀萊影視旗下的簽約明星。
 
據財新網報道,當時馮小剛受邀參加成龍動作電影周,在臺上為人頒獎時曾說,“今天我看到新聞,吳亦凡成功簽約到耀萊成龍影視集團,這是一個大好事!你要把吳亦凡打造成一個能文能武的演員,成龍大哥,希望你一定多提攜吳亦凡!”而期間,文投控股還投資出品了馮小剛的《我不是潘金蓮》、《芳華》和成龍的《功夫瑜伽》。彼時,耀萊影視是文投控股股份公司(600715. SH)的第二大股東,吳亦凡作為二股東公司的下屬明星,其資源配置可謂上佳。
 
據《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2017年12月,文投控股在一場重組說明會上,特別強調吳亦凡是文投控股旗下簽約明星。同年,吳亦凡入榜福布斯中國名人,位列第十,收入高達1.5億元。
 
數據來源:福布斯
 
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文投控股公司第一大股東為北京文資控股有限公司,而其最終實控人為北京市國有文化資產監督管理辦公室。這也意味著,如果吳亦凡守住底線,憑借其影響力、粉絲流量及公司所屬資源,就藝人方面,他對資本來說仍舊是一個持續增長點。此外,就吳亦凡目前是否仍然是耀萊影視其旗下藝人等問題,《商學院》記者發送采訪函至耀萊影視官方進行求證,截止發稿前,對方未予回復。 
 
數據來源:《商學院》記者根據天眼查數據制作 
 
然而其轉折點在2018年開始便有征兆,加上此次“都美竹們”不惜“魚死網破”的爆料,終讓吳亦凡曾經星途功成的“澎湃”化成了泡沫。
 
2018年,耀萊影視負責人、文投控股董事及總經理綦建虹辭職,隨即文投控股股價跳水下跌,而綦建虹也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于2019年跌出胡潤百富榜單。與此相隨的是吳亦凡的電影資源也在“緊縮”,2018年吳亦凡僅有《歐洲攻略》這部電影作品,票房不及《致青春》的一半,豆瓣評分3.5,隨后兩年也僅有與郭敬明合作的《冷血狂宴》。同時2018年,吳亦凡推出個人潮牌A.C.E,銷量與口碑均不佳;2020年,吳亦凡成立音樂廠牌“20XXCLUB”,2021年5月發布單曲《翱翔》亦成績不佳。
 
而7月18日的“吳亦凡事件”在網絡上迅速發酵,使吳亦凡“人設塌房”,也讓資本迅速撤出吳亦凡的流量池,并與其快速切割。
 
自7月18日,韓束、央廣云聽APP、立白、蘭蔻、康師傅冰紅茶、騰訊視頻等10余個國內品牌方接連表態,已終止所有與吳亦凡的品牌合作關系。而吳亦凡的內地商務合作已全部解約。此外,LV、歐萊雅男士、寶格麗、保時捷中國等海外品牌方也隨即發微博聲明,已終止與吳亦凡的合作關系。
 
互聯網分析師葛甲認為,“這是資本的自救。資本永遠都是清醒的,無論是品牌方還是影視劇資本都在盡量撇清其關系。吳亦凡被刑拘前,資本肯定做過努力,但是從被刑拘的那一刻起,他只能被資本拋棄。因為這個時候他的商業價值不但發揮不出來,還會吞噬其他的商業價值,已經成為了一筆負資產。要知道被刑拘與其他問題的性質是不一樣的,刑拘意味著之后會面臨起訴和判刑,他所有的事都會擺在臺面上供輿論審視。”
 
思創客品牌咨詢創始人李婷向《商學院》記者表示,“對品牌方和資本方來說,這是一種‘及時止損’的方法。如果他們不迅速反應,可能會讓自己的品牌陷入更嚴重的信任危機,而不只是投資成本都打水漂的事了。”李婷表示,“一般情況下,公司在商業合同中對代言人會進行‘道德條款’約束。合同中會寫明不得犯罪、不得出現負面新聞等條款。若明星在代言期間違反了條款,除了終止合作外,可能還將面臨賠償品牌的損失。”這意味著吳亦凡不僅失去了全部代言及其商譽,還可能面臨巨額賠償。
 
在吳亦凡商務代言已全部被終止的同時,其關聯公司也運營不佳。企查查顯示,吳亦凡(WU YI FAN)關聯企業共4家,僅一家企業狀態為存續,為廈門億和云起文化傳媒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吳林。吳林共關聯19家企業,其中包括北京凡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吳亦凡工作室)。
 
 
 
 
 
《青簪行》命運多舛,幾億投資或成空
 
 
 
從范冰冰到吳秀波,從鄭爽到吳亦凡,頂流明星“翻車”頻現,其備受關注的關聯影視作品及資本投資也面臨“踩雷”。
 
在“吳亦凡被刑拘”的消息遍布互聯網的同時,業界認為由吳亦凡和楊紫主演的騰訊巨制電視劇《青簪行》也恐怕難逃“掐播”命運。據報道,參考同級別的《有翡》,業界對《青簪行》的投資估測為至少3億元,而當初找吳亦凡主演也是資本方看中了其身上所帶的流量及熱度。這意味著,如果《青簪行》流產,其投資幾億的成本、精力、人力皆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就《青簪行》播出難題、吳亦凡事件影響及公司的未來IP布局等問題,《商學院》記者發送采訪函致騰訊官方、閱文集團、新麗傳媒和鳳凰聯動影業進行求證。騰訊方面表示,除了此前公告內容外,暫無更多信息;閱文集團回應暫不回復。其余兩家公司均未予回復。
 
此前,《青簪行》早在2015年便由擁有原作版權的鳳凰聯動影業放出過消息,稱將打造“《簪中錄》最強文化產業鏈”,同年10月,其作為鳳凰聯動影業的重點推介項目在北京電視節目交易會亮相。然而后幾年,項目始終未成,演員陣容也遲遲未定。直到2019年10月,在騰訊V視界大會上,騰訊副總裁韓志杰公布,《簪中錄》將改名為《青簪行》,由吳亦凡與楊紫主演。然而由于粉絲陣營問題,雙方粉絲開展了“撕番位”大戰,而后因疫情影響,其拍攝戰線拉長7月有余,現今“吳亦凡事件”曝出,《青簪行》可謂一波三折,而其問世也恐成難事。
 
“吳亦凡事件”一經曝出便立即引發了網友對《青簪行》的討論。而電視劇《青簪行》的官方微博已然刪除與吳亦凡相關微博,僅剩一條博文,其中也沒有主演吳亦凡的劇照。有網友擔心,“很想看紫妹的新戲,現在這戲還能播嗎?猴年馬月???” “如果播出會換頭嗎?”也有網友認為這是資本與片方過于追求流量的后果,“根正苗紅演技好的演員不用非要選個演技差到出圈,各種花邊新聞不斷的所謂流量。”
 
對此,葛甲認為,“《青簪行》基本上應該會廢掉,也不會用技術手段去補救了,資本投資的3億多基本就是打水漂了。首先,AI換頭是沒有辦法補救的,吳亦凡是男一號,這就導致AI是很難撇清他的影子,會影響該劇的品質;其次,吳亦凡此前是流量擔當,男主角的鏡頭份額肯定多,如果換新的男演員演不如重新拍一個。”
 
協進教育首席品牌官李剛健也表示,“《青簪行》基本播出無望了,如果是換頭,觀眾一方面對其觀感會很差,另一方面肯定會仔細找其中‘換頭’的痕跡;其次,這是價值觀引導的問題,吳亦凡事件的社會影響很大。”
 
另一方面,貓眼電影專業版顯示,《青簪行》的出品方是企鵝影視、新麗傳媒和鳳凰聯動影業,企查查顯示,其背后涉及的上市公司分別對應騰訊控股、閱文集團及鳳凰傳媒。Wind數據顯示,截至8月2日收盤,三家公司股價皆有下降,分別下降了0.84%,1.11%,和1.56%。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底,騰訊是閱文集團第一大股東,持有59%的股份,即閱文集團屬于“騰訊系”公司,而該劇也原計劃在騰訊視頻獨家播出。這也意味著《青簪行》“掐播”,騰訊或損失最大。
 
 
 
新麗與閱文存“對賭協議”,資本IP布局或將持續
 
 
 
吳亦凡的迅速“隕落”讓與其關聯的上市公司也發生“地動”。
 
公開資料顯示,作為平臺S+級項目,騰訊作為最大投資者對《青簪行》的期待不言而喻,且該劇原計劃將在騰訊視頻獨家播出,而影片制作主要由新麗傳媒完成。值得注意的是,新麗傳媒于2018年被騰訊旗下公司閱文集團全資收購,此舉在當時被市場認為是閱文在為打造IP帝國鋪路。
 
據悉,新麗傳媒曾分別于2012年、2014年及2017年沖刺IPO,但于2017年5月終止審查,無緣A股。2018年8月,閱文集團宣布擬以不超過155億元全資收購新麗傳媒,此前閱文集團曾對《商學院》表示,閱文將用51億元的現金和104億元的股票從新麗管理團隊成員及騰訊處收購新麗100%的股份。
 
然而,這一高估值在當時引發了資本的疑惑,在閱文發布公告的次日,其股價開盤即跌,三天內蒸發了155.45億港元的市值。不過當時的公告也顯示,閱文與新麗設有“對賭協議”:新麗傳媒需在2018至2020年期間,其年凈利均不得低于5億元、7億元和9億元,合計21億元。若達到要求,閱文將以約定數額對其股份進行收購,反之,閱文支付給新麗的收購價必然會隨之減少。
 
圖源:閱文集團《有關建議收購新麗傳媒100%股權的主要及關聯交易》公告
 
不過,據此前新麗傳媒IPO發布的公告,2015至2017年,該公司的營業收入分別為6.56億元、7.45億元和16.7億元,凈利潤則分別為1.16億元、1.56億元和3.49億元。顯然,新麗與閱文的對賭條款中的凈利遠高于新麗前三年的凈利水平。不得不說這對新麗傳媒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而今看來,新麗傳媒在2018與2019年僅完成了承諾凈利的64.8%和78.4%。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由于疫情,閱文與新麗傳媒修改了對賭協議,原本獲利計酬分攤成5批次,而其參考獲利計酬的最低純利范圍是2億至3億元。按照新協議,新麗傳媒在2020年完成了對賭。不過與之相對的,是閱文集團在2020年卻凈虧33.1億元,閱文的業績報告解釋,是由于收購新麗傳媒的商譽及商標的減值撥備金額以及與新麗傳媒修改獲利計酬機制導致的公允價值虧損。
 
圖源:閱文集團2020年修訂與新麗傳媒購股協議公告
 
2019年,受吳秀波事件影響,其主演的《情圣2》《渴望生活》皆制作完成而未播出,這讓其出品方新麗傳媒受到重創;而今,吳亦凡事件又讓新麗傳媒的知名產品IP《青簪行》受到影響。同時,閱文集團也受其影響,截至8月2日,閱文在近20日以來跌幅超過14%。
 
閱文集團的虧損能否在“新麗傳媒-騰訊影業-閱文影視”三駕馬車協同合作下得以彌補甚至盈利?踩過兩次IP大坑及商譽價值減損的新麗傳媒又能否在日后繼續完成對賭?《商學院》記者就此發送采訪函致閱文集團和新麗傳媒,閱文回應,于去年更新了公告,其余問題暫不回復。
 
不過,閱文集團依舊在打造IP產業鏈上行進與堅持。閱文集團曾對《商學院》表示,“通過收購新麗,閱文IP業務結構將得到進一步完善,將有助于閱文全面掌控IP改編過程以推動影視、網絡劇、網游動漫的全方位開發并加強作家與用戶的參與度。”
 
《2019—2020年度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潛力評估報告》顯示,46個上榜IP中,閱文占比超過52%,其中,在最具價值的第一梯隊占比75%。
 
對于影視公司和打造IP的互聯網公司,哪部戲能火沒有既定準則,但IP的打造無疑是資本掘金提高成功率的“法寶”。然而,吳亦凡事件與《青簪行》的播出難題也說明了,公司依賴流量及IP的風險之大,曾經的爆款商品IP和頂流IP儼然成了“燙手山芋”。那么,IP對資本來說,所余價值幾何?在吳亦凡事件之后,資本還會繼續重投IP的打造嗎?
 
在李婷看來,不管是個人IP還是產品IP,皆具備深入人心的鮮明形象或人格化特征以占領用戶心智,且其形象和特征被大多數人喜愛而自帶流量。從這個意義上講,IP的商業價值就在于更容易被用戶認可和信任,可以為品牌提升溢價,帶來流量。
 
“商品IP和頂流IP的商業價值極大。”葛甲對《商學院》記者分析,“一般來說,如果一位頂流藝人只要守住底線,其商業價值就會持續不斷地發揮。而吳亦凡曾經的商業價值是極大的,不談唱歌演戲,光是其代言費用就是上億,而照吳亦凡的行業標準,演一部戲基本是4000萬至6000萬元起,而一年他可以拍的不止一部戲,這是明面上的。而隱身幕后的,比如他的粉絲后援會起碼價值十個億,比如粉絲給吳亦凡打榜、花錢買唱片、買電影票包場、各種周邊產品,還有粉絲會會費等等,要知道粉絲會純利一年起碼上億。這就是頂流小生其商業價值的可怕。”
 
但是葛甲也表示,“在資本做個人IP時,其風險都集中在個人身上,而人的開發必然伴隨各種問題及風險,包括可控(私生活、吸毒等)和不可控(生病、意外等)的風險,這就導致個人IP的風險極大。而此次吳亦凡的事給到資本最重要的警示是,重視黑天鵝事件所帶來的影響,像吳亦凡全部社交賬號被抹掉痕跡的也僅此一人了。還有就是如何能把個人IP的風險最小化?其防范措施是演藝界和經濟界需要補上的一課。”
 
對于行業內對IP的打造,李剛建認為這種模式短期內難以改變。“目前的商業模式是靠著所有的聲量把一個IP捧紅,然后開展粉絲經濟,而這種模式目前沒有替代品,所以短期內難以改變。事實上,資本投資飯圈的頂流IP更像是賭博。首先這個人有市場價值,而資本只是賭這個IP會升值,吳亦凡就像是極速貶值的股票,但是資本并不會因為一次的崩盤而不再進行投資。”李剛建表示,“IP的市場價值并非是粉絲決定,而是由甲方評估,粉絲成為了被利用的工具。那么甲方怎么評估的?即這個IP能否給資本帶來利益,能否帶貨,是否有流量。其中的手段大致就兩個,頂流和直播帶貨,而后者的本質也是頂流。所以在經濟模式依舊這么運轉的情況下,頂流的IP會因為吳亦凡事件而暫時受到影響,但最終還會繼續。”

除《商學院》雜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商學院》雜志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歡迎關注平臺微信公眾號

 點贊 30
 收藏 20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_日本亲与子乱av_6欧式个人写真_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_yase永久访问网站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