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7zz7"></var><var id="h7zz7"></var> <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progress id="h7zz7"></progress></strike></var><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var id="h7zz7"><video id="h7zz7"></video></var>
<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
<cite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cite>
<cite id="h7zz7"></cite><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var>
<cite id="h7zz7"></cite>
// 新刊推薦

掃碼購買

// 中經商學院

藍光發展債務危機真相

原創 作者:胡嘉琦 朱耘 / 發布時間:2021-08-03/ 瀏覽次數:0

 
債務重組計劃下,四川藍光發展股份有限公司(600466.SH,以下簡稱藍光發展)選擇延緩實施2020年度利潤分配。與此同時,債務違約、評級下調、股份凍結紛至沓來,導致藍光發展深陷困境。
 
藍光發展發布公告稱,截至2021年7月12日,藍光發展累計到期未能償還的債務本息合計45.44億元,貨幣資金余額為110.16億元,其中可自由動用資金僅為2.07億元。
 
據此前媒體報道,藍光發展正在尋找“白衣騎士”相救,目前萬科與藍光發展仍在洽談入股事宜。
 
除了從外部積極尋求戰投,藍光發展實際控制人楊鏗還在股權層面做出切割,通過協議轉讓的方式將其持有的全部股份轉予藍光集團,并改選其子楊武正作為藍光發展的董事長兼總裁。
 
對此,北京煒衡(上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鞠秦儀律師認為,楊鏗通過兒子成為董事長保住了決策權或者話語權,實現從股東到債權人的轉變,以確保自己的利益不會因公司股價變動而受影響。
 
曾經,藍光發展是“川系地產一哥”,用三年的時間實現了從百億級到千億級的跨越,而這背后則是不斷加杠桿的結果。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天風證券認為,藍光發展的債務結構存在較多問題:一方面是表內存量規模較大,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占比高,期限整體偏短;另一方面,還存在永續債較多、少數股東權益占比高等問題,表外負債規模也不小。
 
藍光發展后續將如何自救,債務重組的進展是怎樣的?對此,《商學院》記者向藍光發展發去采訪函,截至發稿日期,未收到回復。


 
債務重組


 
2021年7月15日,藍光發展發布公告稱,藍光發展將向全體股東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0.85元(含稅),不進行送股和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上述擬分配的現金紅利總額預計為2.56億元,加上當年已實施的股份回購金額0.75億元,合計占本年度合并報表中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的10%。
 
截至目前,公司未能籌集到2020年度利潤分配所需的資金,預計無法在2021年7月20日前完成利潤分配事宜。結合公司目前的現金狀況,為了保障公司的可持續發展和最終實現全體股東的長遠利益,經公司董事會審慎考慮,擬延緩實施2020年度利潤分配方案。
 
藍光發展還在公告中透露,目前由于階段性流動性緊張引發的債務風險,公司將把上述分紅事宜納入公司后續債務重組整體方案中進行考慮。
 
藍光發展的債務重組可以說是債務危機背景下的無奈之舉。
 
7月13日,藍光發展發布公告稱,截至2021年7月12日,藍光發展累計到期未能償還的債務本息合計45.44億元。與此同時,境內多家評級機構大幅下調藍光發展的信用等級。
 
其中,標普(評級機構)將四川藍光發展的長期發行人信用評級由“CCC-”降至“D”,并將該公司高級無抵押票據的長期發行評級由“CC”降至“D”。
 
從2021年5月起,大公、中誠信國際、標普、東方金誠等評級機構持續下調藍光發展的評級。
 
面對評級機構的下調,多名專家認為,這將對藍光發展產生較大影響。
 
中原地產研究員盧文曦認為,評級機構的評級直接影響了藍光發展的融資,其殺傷力是非常大的。IPG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柏文喜在接受《商學院》記者采訪時表示,評級機構下調評級意味著藍光發展債權融資會變得極其困難,而資本市場中其他融資工具運用的難度也急劇上升,藍光發展或許只能靠出售資產、賣項目、引進戰投或者重組來尋求未來,被申請清算的可能性也會大大提升。
 
此前,藍光發展發布公告稱,截至2021年7月8日,藍光發展及下屬子公司到期未能償還的債務涉及本息金額為24.84億元,其中21.31億元已經被債權人申請法院執行。公司表示,上述債務逾期涉及銀行貸款、信托貸款債務形式,未涉及債券、債務融資工具等產品。目前,公司正在與上述涉及的金融機構積極協調解決方案。
 
藍光發展公告顯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貨幣資金余額為110.16億元,其中可自由動用資金僅為2.07億元,有專有用途的項目預售監管資金64.27億元(優先用于項目建設及經營支出),合作項目資金34.64億元(公司無法單方面使用),項目開發履約保證金、按揭保證金、銀行凍結資金等其他受限資金9.18億元,上述資金公司無法自由調用償付金融機構的負債。
 
柏文喜認為,藍光發展出現債務違約的根本原因是流動性出了問題,主要是由于之前公司為沖規模而過度使用了財務杠桿導致資金鏈緊繃,在行業調控加劇和債權融資受限且銷售不暢時發生了資金鏈斷裂所致。
 
除了債務違約外,藍光發展股份還遭遇凍結。近日,藍光發展披露了關于控股股東股份凍結的公告,凍結申請人為長江證券(上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截至目前,藍光集團所持藍光發展5.29億股已被凍結,占公司總股本的17.45%。
 
柏文喜分析稱,出現這種情況同樣是由之前的控股股東以藍光發展的股票質押融資到期未能歸還所引發,同樣會對公司的信用造成不良影響,使得依靠借新還舊維持公司流動性的局面被打破,導致現金流出現問題。
 
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商學院》記者采訪時分析了藍光發展當下的處境,目前藍光發展融資受限,自身資金緊張,短時間內無法償還債務,同時,藍光發展資本結構逐漸弱化,盈利狀況不佳。隨著股份被凍結,藍光發展企業內部資金流動性進一步減弱,債務壓力增加,藍光發展的信用或將因為債務違約而被再度降低。
 
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上述負責人認為,隨著各大評級機構對藍光發展降低評級,短期內藍光發展融資難度進一步升級,償債壓力大,且只能通過自有資金進行償債,這或將導致藍光發展降低利潤率快速回籠現金,一定程度上也將造成藍光發展經營難度進一步加大。


 
急速擴張


 
藍光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光控股集團)成立于1990年,下轄390余家控股、參股企業。產業布局覆蓋地產、數字建造、互聯網科技、飲品等業務板塊。
 
2012年,藍光發展銷售額“破百億”,其董事長楊鏗則公開表示將投出150億元用于房地產投資。
 
2015年是一個新的節點。藍光控股集團旗下藍光發展借殼迪康藥業在上海證券交易所完成重組上市,自此不斷加杠桿、擴規模,開啟急速擴張,大步伐走向全國。
 
2015年上市后,藍光發展“攻城略地”,新增土儲數量爆發式增加,銷售額也從2015年的百億級發展到2019年的千億級。根據Wind數據顯示,藍光發展到2019年的土地投資金額達到了654億元的歷史高峰。
 
除了在拿地總額上實現了歷史高峰,藍光發展在急速擴張的路上還多次高溢價拿地,2015年,藍光發展以近20億元拿下合肥市高新區230畝的地塊,樓面地價5540元/平方米,溢價率124%;2016年,藍光發展以9.97億元在青島拿地,溢價率高達204%;2020年4月,藍光地產歷經196輪激戰,以溢價率123%拿下河南南陽一幅地塊;隨后的5月和6月,又分別以151%、149%的溢價率繼續在河南補充土儲。
 
此外,2019年9月20日,藍光發展意圖借助上海的金融、信息和人才資源將總部入駐上海,形成“上海+成都”雙總部發展格局。
 
對于藍光發展的急速擴張,財經評論員嚴躍進認為,藍光發展被譽為“黑馬”類型企業,負債攀升和其戰略擴張有關,一方面不斷并購項目,進行招拍掛規模擴張,另一方面需要大量資金,銷售回款乏力,融資困難。作為一家區域房企,藍光發展正在逐步開始自己的全國化布局之路,在逆周期進行擴張時期面臨不小考驗,需要更加謹慎。
 
在高溢價拿地、全國化擴張的背景下,藍光發展的債務危機持續發酵,表內外債務壓力都逐漸顯現。
 

 
誰來救助


 
綜合藍光發展的財務表現、公司的資產價值等多方因素,多家機構評估藍光發展實際債務水平遠高于公開數據。
 
自2020年“三條紅線”實施后,多家房企均由紅轉綠。截至2021年3月底,藍光發展剔除預收款的負債率為0.74、凈負債率為1.28、現金短債比為0.63,相較于2020年末,藍光發展剔除預收款的負債率為0.74、凈負債率為1.17、現金短債比為0.70。藍光發展負債持續加重,現金短債比也出現了下滑。
 
據公開數據顯示,藍光發展每年回購子公司少數股東股權支付波動較大, 2016至2020年支出的現金流分別為12.95億元、21億元、5.1億元和9.98億元、45.46億元。
 
另據藍光發展公開資料及中金公司數據顯示,2018年至2021年3月,藍光發展少數股東權益金額分別為113億元、199億元、279億元和290億元,占凈資產比例分別達到42%、51%、60%和62%,與此同時,公司少數股東損益分別僅為2.72億元、7億元、3.74億元和0.21億元,少數股東損益占比分別為11%、17%、10%和4%,2018年至2020年滯后一期的少數股東回報率分別為6%、6%和2%,公司少數股權占比較高而少數股東損益和少數股東回報率相對較低,而且少數股東回報率長期較低而非部分時段較低。
 
此外,據公開資料及中金公司數據統計,2019年至2020年,公司收購子公司少數股東股權支付的款項分別為10億元和45億元,通過對藍光發展近兩年收購子公司少數股權的交易明細進行篩查發現,藍光發展2019年共10筆收購中,可查詢到的被公司收購股權的少數股東方為金融類公司的有7筆,占比70%;2020年亦如此,10筆收購中7筆收購的少數股東為金融類公司。
 
透鏡研究機構創始人況玉清認為,上述數據顯示,藍光發展明股實債嫌疑非常高,少數股東的權益和收益的對比不正常,少數股東獲取收益的方式應該也不是通過股權投資的方式實現的。另外,藍光發展少數股東偏金融資本的比較多,而非房地產開發的產業資本。
 
對于藍光發展的明股實債情況,多家券商機構均表示,對藍光發展真實負債水平表示擔憂。中金公司認為,從資產負債情況來看,藍光發展自身實際債務負擔水平可能高于財務報表表面體現的債務水平,同時公司資產價值本身難以覆蓋大量的債務,且資產質量不高,中長期償債能力偏弱。在陷入債務危機后,公司雖多次出售資產自救,但處置過程受資產質量、處置周期需要、各方利益訴求不一致、核心控股平臺公司股權被凍結等多方面因素影響,仍難以應對集中到期的壓力,后續的資產處置和債務償還過程仍需進一步關注。
 
在紛至沓來的債務面前,藍光發展“白衣騎士”何時將至?后續的債務重組及資產處置狀況又將如何?對此,《商學院》記者將持續關注。
 

除《商學院》雜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商學院》雜志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歡迎關注平臺微信公眾號

 點贊 30
 收藏 20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_日本亲与子乱av_6欧式个人写真_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_yase永久访问网站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