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7zz7"></var><var id="h7zz7"></var> <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progress id="h7zz7"></progress></strike></var><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var id="h7zz7"><video id="h7zz7"></video></var>
<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
<cite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cite>
<cite id="h7zz7"></cite><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var>
<cite id="h7zz7"></cite>
// 新刊推薦

掃碼購買

// 中經商學院

碳交易催生的商機在哪里?

原創 作者:錢麗娜 張浩然 朱耘 / 發布時間:2021-08-03/ 瀏覽次數:0

 
設計碳交易市場機制的目的,在于創造自愿減排的激勵機制,通過碳市場讓資金流入實施減排項目的企業。
 
在碳交易市場機制的設計中,列入控排的企業溫室氣體排放超出免費分配的額度時,除了從全國碳交易市場購買配額外,企業還可通過購買CCER(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來補充碳排放配額。
 
此前在各地碳交易試點中,CCER抵消機制已被廣泛采用,它同樣適用于全國碳市場?!度珖寂欧艡嘟灰坠芾磙k法》明確指出,一家企業最多可以用CCER來抵消其碳排放總量的5%。
 
在免費配額發放趨緊的趨勢下,CCER成為了一項各界都希望能爭取到的資源。
 
2020年,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推動主管部門調整CCER履約抵消比例,將CCER 履約抵消比例從原來不超過企業年度基礎配額的1%調整為不超過審定的年度碳排放量的3%,其中長三角地區以外的CCER項目使用比例不超過審定的年度碳排放量的2%,此舉不僅極大提升了上海市場 CCER的交易量,還大幅降低了納管企業履約成本。納管企業使用CCER履約抵消數量超過300萬噸,同比增加一倍多。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海碳市場 CCER 累計交易量1.10億噸,占全國 CCER 累計成交量的 41%,連續六年位居全國首位。
 
2020年,上海碳市場CCER成交均價較2019年同期有較大幅度上漲,可履約CCER均價為 20.35元/噸,同比增長175.76%,其中長三角可履約CCER均價為24.86元/噸,同比增長 299.14%。
 
CCER成交均價持續增長的主要原因,一是主管部門自2017年3月停止CCER 簽發后, 目前市場上可履約CCER數量逐年減少造成價格上漲;二是2019年履約年度 CCER 抵消比率由之前的1%提高到3%,刺激了上海市場CCER的交易,尤其是長三角地區可履約 CCER 項目的交易。


 
CCER量價齊升,利好相關領域企業 


 
上海寶碳新能源環??萍加邢薰臼且患覄摿⒂?010年的公司,董事長朱偉卿告訴《商學院》記者,從公司創立至今,一路見證了中國碳市場的發展。創業之初公司做了大量的新能源項目、森林碳匯項目以及甲烷利用項目等,雖然七省市還在試點碳交易,但是已經給大量的新能源項目帶來了很大的收益。“試點這些年,碳價平均在30元/噸左右。即便只有30塊錢,也能給新能源項目一度電帶來約3分錢的收益。按照《巴黎協定》,假如有一天碳價翻了10倍,帶給這些新能源企業的利潤就很可觀了。”
 
“碳有兩個特別重要的標簽,一是標準化,它是一個典型的綠色金融資產;二是國際化?!栋屠鑵f定》有197個締約國,大部分國家都開始有自己的碳交易市場,未來很可能碳市場會銜接。雖然國與國之間的銜接可能會有一些難度,但是航空業已經打通了國際碳市場。我們未來的預期是不單單只考慮國內的成本。”
 
2020年12月31日,國家財政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科技部和發展改革委聯合發布了《財政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科技部發展改革委關于進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對2021年新能源補貼做出明確規定,在2020年的基礎上退坡,這使得新能源項目要改變長期依靠財政補貼的思路。朱偉卿認為,這一政策將更需要碳市場來推動新能源的發展。
 
目前,一些高耗能企業在銀行被“兩高一限”,這些企業如果通過碳市場的工具和手段,將手中碳配額盤活,便可拿到低成本的資金,充分運用到節能減排的工作中,進而產生收益。朱偉卿說,“被控排的八大高碳行業(注:電力、鋼鐵、石化、化工、有色、建材、造紙、航空)如果不積極參與到減排市場,只是購買減排指標,會產生一定的成本。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做過成本分析,在中國通過節能減排的手段降低二氧化碳的成本大約是每噸258元,如果企業不進行產業升級,很可能就要以比較高的成本去完成履約。”
 
圍繞著減碳,上海寶碳已經開發出多種業務模式,一方面在資產端將綠色資產變成減排量,從而獲得收益,另一方面深度服務于高排放的企業,盤活碳資產,比如開發大數據系統,讓控排企業實時獲知排放情況。朱偉卿表示,“企業清楚排放的情況將有利于戰略的制定,究竟應該是結構化減排、管理減排還是市場減排,或者需要通過技改做能源轉型、產業升級。”
 
朱偉卿對未來的碳交易量做了初步核算。第一批電力行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40億噸,CCER可抵消排放量的5%。若保持這一抵消比例不變,待全國八大控排行業悉數進場,總排放將達100億噸,CCER交易量將達5億噸,但目前中國碳減排資產只有幾千萬噸的現貨,離5億噸的剛需非常遙遠??梢娺@個市場的投資機遇還是非常大的。
 
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副總經理李瑾博士看好綠色金融的前景,但目前面臨著基礎設施方面的問題,主要有三個方面:
 
首先是數據。在投資綠色金融時數據要求非常嚴格,相關信息的披露、標準和框架正在逐步建立,未來也會從自愿披露向強制披露方向轉變,在事前、事中、事后的評估方面進一步完善。
 
其次是基于數據的核算體系。目前碳市場會計、綠色資產核算等領域都還是空白。碳排放究竟是作為成本還是資產?企業減排或者將碳配額用于交易,核算體系會有很大的區別,用什么樣的方法進行認定與核算,對金融機構的投資或是企業交易決策會有比較大的影響。目前在這個領域從國際到國內都還是相對空白。
 
再則定價也是核心問題。“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本身也在從事這一工作,給原來并沒有價值的環境資源,通過一個總量目標的設定來賦予一個稀缺資源的價值。有了定價之后,做成本收益的核算就有了更好的定價空間。”李瑾博士指出。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金融與會計學教授芮萌認為,與綠色以及“碳中和”相關的投資通常有一個特點,就是周期長、不確定性大,“因為技術是不斷進步的,今天可以帶來收益,可能過了幾年以后就變成了一個負擔,所以需要有前瞻性,因為難度大、不確定性高,這就意味著綠色金融的主體不應該是銀行,而應該是股權投資,因為銀行只能做一些風險可控、可預測的項目。”


 
新能源汽車與碳交易關系不大?


 
碳交易市場的活躍,將會促成碳匯的價格和市場掛鉤,企業可據此來規劃自己投入的各項節能減碳成本及相應的產出,從而制訂更為準確和合理的技術創新、管理創新和投資計劃。
 
就在人們認為碳交易也能給新能源汽車企業帶來利好時,世界低碳城市聯盟秘書長章柏幸卻認為,碳交易和新能源汽車企業的本質關系不大。碳交易是通過市場的方式進行資源配置的調節,使資源流向節能降碳方向,在實現“3060”的雙碳目標中是助力,而不是唯一因素。“對新能源車企,碳交易的作用有限。但會受惠于一些政策,比如城市碳中和規劃路線圖,肯定會增加對新能源汽車的采購;比如城市交通的降碳措施里,應該會要求提升新能源汽車的占比。”章柏幸說。
 
但另一方面車輛自身節能技術的改進對成本和效益卻有著實在的意義。章柏幸提到,新能源汽車中有熱管理環節,就是讓汽車發熱能夠盡量均衡,也盡量降低發熱。這項技術一旦改進,帶來的是汽車續航能力的提升。以往只能在銷售數字上體現車企的技術領先,現在由于續航能力的提升,單位里程耗能會下降,折算成一般等價,減排量提高了,企業獲得的可用來交易的碳匯也提高了,也就額外獲得了收益。收益增加的同時,成本還降低。“當然,這是建立在廣泛的定量計算的碳排放權交易基礎上,未來可期。市場就是能夠讓‘李鬼’現形,讓一些流于表面的節能降碳工作變得更加務實。”章柏幸認為。
 
“碳交易的真正獲利方主要體現在兩大類企業:一是碳匯的生產企業,二是節能降碳企業。碳交易市場給新能源企業帶來更好的機遇,原來的節能減排可以逐步通過市場化的方式進行定價,技術的價值在市場價值中得到體現。但挑戰是,需要在原有的基礎上更加精益管理。合理度量、科學規劃,是一個從政策補貼的定性管理到數據監測的定量管理的轉變。”章柏幸說。

除《商學院》雜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商學院》雜志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歡迎關注平臺微信公眾號

 點贊 30
 收藏 20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_日本亲与子乱av_6欧式个人写真_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_yase永久访问网站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