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7zz7"></var><var id="h7zz7"></var> <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progress id="h7zz7"></progress></strike></var><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var id="h7zz7"><video id="h7zz7"></video></var>
<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
<cite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cite>
<cite id="h7zz7"></cite><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var>
<cite id="h7zz7"></cite>
// 新刊推薦

掃碼購買

// 中經商學院

姚洋:大城市群和縣域經濟,城市化2.0的兩大趨勢

原創 作者:陳茜 / 發布時間:2021-04-16/ 瀏覽次數:0


近日,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召開第56期中國經濟觀察報告會“兩會之后的政策與經濟”中,北大國發院院長、北大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姚洋就“十四五”規劃期間的城市化發展趨勢和鄉村振興議題發表了主題演講,解讀了未來中國的城市化趨勢和鄉村振興的重要途徑。
 
姚洋指出,“十四五”規劃期間,中國經濟有一個很重要的主題是新型城市化。城市化意味著轉型,從低勞動生產率的部門向高勞動生產率的部門轉移,還有集聚和創新的效益,這樣的轉型能自動帶來經濟增長。
 
據他統計,中國在過去三四十年里,城市化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是10%左右,其中,對消費的貢獻很大,城市消費是農村的2.3倍以上。由于城市化帶來的消費增長足以彌補老齡化帶來的消費下降。
 
習近平總書記在2020年十九屆五中全會后,刊發了署名文章《國家中長期經濟社會發展戰略若干重大問題》中提出完善城市化戰略。其中就東部城市群組團式發展,中西部培育多個中心城市,以及對重點縣城要重點發展提出構想。
 
姚洋認為,從中可以看出未來中國城市化的兩個重要方向,一個是東部沿海地區人口的再集中,向城市化區域集中。另一個是1800多個縣市農村居民在向縣城集中。未來可能會實現縣城和村莊的融合。

 
人口向城市化區域再集中

 
第一個趨勢,全世界人口分布都呈現出大集中、小分散形態。比如,日本的東京、名古屋、大阪的都市圈,高鐵不到兩小時的距離,卻集中了日本60%以上的人口。目前,中國已經宣布設立9個國家中心城市。未來,圍繞9個城市會形成7大城市化區域,即珠三角、長三角、長江中游地區、四川盆地、西安咸陽、鄭州開封、京津冀地區。到2035年,中國的城市化率要達到75%,其中中國60%以上的人口將集中于這7個區域,這對中國經濟的意義非凡。
姚洋分析到,首先,城市進一步集聚會帶來更大的效益。大灣區會成為中國乃至世界的一個新的增長極,而深圳極有可能成為與硅谷齊名的高科技創新中心。
 
經濟地理發生大調整,城市化區域的經濟比重會增加,非城市化區域經濟比重會下降。由于新的城市化道路,中心城市房價可能會繼續上漲,但非中心城市區域房價很難維持,特別是人口流出城市。
 
姚洋強調,城市化發展需要配套措施的完善,戶籍制度改革是重要一項。要進一步推動居住證代替戶口登記,同時,拉平附加在戶籍上的公共服務,比如養老、醫保、子女升學、住房等。其中,高考做戶口松綁的最大福利,應主張將地方高考和全國統考結合,讓戶籍和學籍分離的學生參加全國統考。
 
姚洋指出,中部地區人口從三四線城市向一二線集中是一種現實趨勢。雖然很多人在談“逃離北上廣”,但實際上,大量人口在涌向北上廣,大城市還在吸收勞動力。
 
同時,也呈現一種趨勢是農村居民,尤其是中西部人口,不再到東部大城市就業,而是就地就業,這就有助于實現鄉村振興。

 
縣域經濟再發展,產業興、鄉村興

 
姚洋指出,在縣域經濟發展方面,自2014年以來,勞動力流動趨于平穩,跨省流動基本停止,返鄉創業成為潮流。不過,鄉村隱性失業增加,目前,國家統計失業率只是城鎮范圍。
 
要實現從脫貧攻堅到全面鄉村振興,核心是為農民居民提供較高質量的非農就業機會,因為農業只占GDP的8%,15年前農民主要收入已經不來自農業,鄉村振興的核心不是搞農業。
 
姚洋舉例,江西省新干縣在過去十年經濟增長飛速,這與江西加入長三角一體化,很多人返鄉創業有關。新干縣有兩個支柱產業,箱包產業和燈具產業。其中,箱包產業占到全國中低檔箱包的80%。雖然箱包利潤低,但是,工人月收入能拿到四五千元,甚至更高。
 
通過就地就業,農村老百姓生活水平近年大幅度提高,很多家庭購買了小轎車。新干縣作為一個經濟發展中等偏下的縣城,通過產業轉移獲得了發展機會。
 
在這些地方,勞動力密集型產業仍然是主力。雖然我們要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最重要的是要調整能源結構。如果勞動力密集產業的耗能是可再生能源,沒有必要都消滅掉。
 
最終,鄉村振興還需要讓鄉村成為真正的宜居之所。一方面,有些人會到縣城買房子,一方面有人會選擇留在鄉村,最后會形成一個平衡。隨著收入水平提高,交通便利化,鄉村衛生設施逐漸完善,比如普及自來水、下水、煤氣等,逐漸把農村變成宜居之所,那鄉村振興也就實現了。
 
不過,有些地方,自然村落的“消亡”會成為一種不可逆轉的趨勢。
 
姚洋舉例,日本城市化水平非常高,但是人口仍然在向東京、名古屋、大阪集中,一些小城市的人口還在下降,很多鄉村逐漸“消亡”。
 
這是一個自然規律。在姚洋看來,對于個人來說,是回到鄉村還是去城市,最終要把選擇權留給個人。國家只能調節經濟活動的分布,著重建設城市化區域,生產要素相對集中,人口也要相對集中。
 
在社會保障方面,農村地區與城市相比還有很大差距。疫情來襲之后,也暴露出這樣一個短板。姚洋指出,“十四五”規劃期間,我們提出來一個非常重要的目標,就是公共服務均等化。不過,要實現這一目標,任務艱巨。因為,農村地區老齡化速度比城市更快,壓力會更大。要通過鄉村振興,把縣域經濟搞上去,支撐就業,否則到2035年,財政會面臨巨大挑戰。(根據現場發言整理)

除《商學院》雜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商學院》雜志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歡迎關注平臺微信公眾號

 點贊 30
 收藏 20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_日本亲与子乱av_6欧式个人写真_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_yase永久访问网站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