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7zz7"></var><var id="h7zz7"></var> <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progress id="h7zz7"></progress></strike></var><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var id="h7zz7"><video id="h7zz7"></video></var>
<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
<cite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cite>
<cite id="h7zz7"></cite><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var>
<cite id="h7zz7"></cite>
// 新刊推薦

掃碼購買

// 中經商學院

新起點,新征程 ——2021年全國兩會特別報道

原創 作者:陳茜 錢麗娜 趙建琳 / 發布時間:2021-04-16/ 瀏覽次數:0
 
近日,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召開的第56期中國經濟觀察報告會“兩會之后的政策與經濟”中,北大國發院名譽院長、“十四五”規劃專家咨詢委員會副主席林毅夫就中國未來經濟的挑戰與應對發表了主題演講,對中國未來經濟增長潛力作出了積極預判。
 
林毅夫指出,“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建議中提出,當前中國處于兩個大局之中,一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全局,一個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同時,當下中國正面臨人口老齡化、碳達峰、碳中和、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期待不斷提高、科技革命以及中美關系摩擦等一系列挑戰。
 
林毅夫指出,發展是解決我國一切問題的基礎和關鍵。如何應對這些挑戰,要看國家未來發展潛力。

 
中國未來經濟增長潛力能達到8%

 
林毅夫指出,目前國內國外學術界和輿論界,存在一種現象,就是對中國未來發展的潛力普遍“不看好”。
 
主要原因一方面認為,中國改革開放42年以來,經濟發展太快,平均每年經濟增長率達到9.2%,如此高速且持續性增長在人類歷史上沒有任何國家、任何地區實現。
 
根據賓夕法尼亞大學發布的中國人均GDP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2019年中國已經達到14129美元,對比德國和日本在達到這一水平后,后續16年的經濟平均增速只有2.3%和4.4%,由此研究者認為,中國增長潛力應該在5%以上。
 
另一方面認為,中國出現人口老齡化現象,未來增速會很慢。
 
但是,林毅夫并不贊同這種判斷。
 
他指出,中國過去20年經濟快速增長,其決定因素是充分利用了中國與發達國家產業技術差距所給予的后來者優勢。發展中國家通過引進成熟技術進行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降低了成本和風險,從而經濟發展速度比發達國家快。
 
從這個角度看,未來中國的發展潛力不是看現在的水平,而是要看我們與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的差距。
 
林毅夫舉例,從德國和日本的歷史經驗看,1971年德國人均GDP達到11200美元左右,占到美國的72.4%;1975年,日本人均GDP達到14120美元,占到美國的69.7%。此時,他們與美國的差距都很小,已經屬于發達國家。所以,技術創新、產業升級,經濟增長速度減慢。而中國在2019年人均GDP達到14129美元,只占美國的22.6%,差距還較大。
 
反過來看,當德國、日本、韓國與美國還處在這一差距時,分別是在1946年、1956年和1985年。此后連續16年,德國的經濟增速達到9.4%,日本是9.2%,韓國是9%。
 
林毅夫認為,由此可以預計,中國未來16年的經濟增速應該大于9%。
 
在他看來,雖然有人口老齡化的因素影響,但是,與發達國家受到的影響相比,這一因素對于中國來說,并不會很明顯。
 
因為中國依然可以利用后來者優勢,把勞動力從低附加值的產業往高附加值產業配置。即使人口不增長,也可以比發達國家增長快。同時,通過延長退休年齡,增長勞動力供給,提高勞動力供給質量,也會減緩老齡化。
 
他分析到,2019年中國的人口自然增長率是0.3%,將來也許會降到0%。對比德國、日本、韓國,在追趕美國的16年中的平均每年人口增速,分別是0.2%、1%、0.9%。
 
這意味著即使排除其他因素,中國的人口自然增長率與同時期日本、德國、韓國的差距最多是1%。
 
基于以上分析,林毅夫判斷,到2035年之前,中國的經濟增長潛力每年可以達到8%。
 
同時,他也指出,這只是增長潛力,中國經濟要實現高質量增長,還必須環境問題,實現碳達峰、碳中和;解決解決城鄉差距、地區差距問題,以及中美關系摩擦下的“卡脖子”問題。在這些挑戰面前,中國經濟依然有可能實現5%~6%的增長。
 
要實現“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建議中提出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以及到2035年GDP規模和人均收入在2020年的基礎上翻一番,這就要求從2021年~2035年,中國要達到平均每年4.7%的增長。
 
林毅夫認為,到2025年,中國人均GDP將超過12353美元,完全有可能跨過高收入國家門檻。如果中國變成高收入國家,擺脫了中等收入陷阱,全世界生活在高收入國家的人口可以翻一番。目前高收入國家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16%,
 
到2035年,中國的人均GDP應該是在23000美元以上,按照2019年的美元購買力來看,中國會成為一個現代化的社會主義國家。
 
林毅夫分析,用同樣的方式研究,從增長潛力看,2036年~2049年,我們每年還有6%的增長潛力。
 
加上走高質量增長因素,要解決環境污染、碳中和,應對“卡脖子”等問題,也能實現4%左右的增長。按照這一速度,到2049年,人均GDP可以達到美國的一半,這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指標之一。

 
解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外事工作會議時提出,當下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林毅夫從經濟角度做了解讀。
 
他分析到,1900年,八國聯軍攻打北京,英國、美國、法國、德國、意大利、俄國、日本、奧匈帝國八國,GDP總額占全世界的50.4%。2000年,八國集團即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俄國、加拿大,GDP總額占全世界的47%。
 
可以說,整個20世紀的國際政治經濟是由這八個工業化發達國家來主導。
 
但是,到2018年,這八個國家的GDP降為全世界的34.7%,已經失掉主導世界的力量。
 
2008年,國際金融經濟危機爆發,八國集團變成20國集團,這種變化影響最大的是美國和中國。2000年,美國GDP占全世界是21.9%,到2014年,中國超過美國變成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的影響在下降,中國的影響在上升。
林毅夫指出,老大與老二位置的互換,給世界帶來了很多不確定性,所以,這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到2049年,如果挖掘中國的發展潛力,人均GDP將達到美國的二分之一。中國的人口是美國的四倍,經濟規模是美國的兩倍。
 
其中北京、天津、上海,加上東部沿海五省,山東、江蘇、浙江、福建、廣東,人口總計達到4億多,這些地區的人均GDP可以達到美國同等水平,人均GDP代表平均勞動生產率水平,也代表平均科技產業水平。
所以,林毅夫認為,那時美國就無法“卡中國脖子”。
 
到2049年,中國中西部的10億人口,人均GDP是美國的三分之一,經濟規模跟美國相當,依然在追趕階段,中國的經濟增長依然可以很快。
 
在他看來,這種狀況下,中美之間的關系可能就會從緊張趨向緩和。第一,美國已經無法“卡中國脖子”了;第二,中國經濟是美國的兩倍,在這一顯示面前,美國經濟需要充分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而全世界最大的市場在中國,必須要和中國搞好關系,這是有歷史經驗的。
 
以中日關系為例,整個20世紀,日本是亞洲的領頭羊,但是在2010年,中國經濟規模超過了日本,中國的影響力上升,日本失落感很大。所以,中日關系一度緊張,但是目前中國經濟規模是日本的2.8倍,日本經濟要發展必須有中國市場,所以中日關系緩和。
 
最后,林毅夫強調,正如“十四五”規劃以及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到的,中國發展仍然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中國仍然具有多方面優勢。在保證質量效益明顯提高的前提之下,要充分發揮增長潛力。
 
如果按照中央的建議,按照“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的政策導向,到2049年中國將建設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大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目標,同時可以駕馭百年未有之變局,為世界重新構建一個穩定、共享繁榮的新格局。(根據現場發言整理)

除《商學院》雜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商學院》雜志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歡迎關注平臺微信公眾號

 點贊 30
 收藏 20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_日本亲与子乱av_6欧式个人写真_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_yase永久访问网站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