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7zz7"></var><var id="h7zz7"></var> <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progress id="h7zz7"></progress></strike></var><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var id="h7zz7"><video id="h7zz7"></video></var>
<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
<cite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cite>
<cite id="h7zz7"></cite><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var>
<cite id="h7zz7"></cite>
// 新刊推薦

掃碼購買

// 中經商學院

同程生活破產 ,社區團購涼涼?

原創 作者:王倩 胡嘉琦 / 發布時間:2021-08-03/ 瀏覽次數:0

 
一切來得都太突然。
 
“7月3日早上還在供貨,第二天就說沒有訂單,休整兩天,7月5日上午從其他品牌采購處得知要倒閉。”一位維權的同程生活蔬菜供應商告訴《商學院》記者。當得知“同程生活要倒閉”的消息時,這位供應商又問了一直聯系的采購,得到的消息是,同程生活一直在與京東和阿里談判收購事宜。
 
此前,有不止一位供應商在聽到“同程生活要倒閉”的消息后去問采購,得到的答復同樣是正在商討收購事宜。
 
一眾供應商認為,如果同程生活被收購,那么自己被拖欠的貨款遲早會結清。但上述那位蔬菜供應商說,直到7月5日下午,有人在同程大廈討要貨款時,他們才真正意識到,也許事情比他們想象的還要糟糕。
 
根據上述蔬菜供應商的描述,7月5日同程生活小程序上還在促銷清倉,7月6日,同程生活創始人何鵬宇與供應商商討具體方案,并公開宣布將同程生活改名“蜜橙生活”,表示公司會持續增加私域流量和直播供應鏈的投入,為各位團長提供優質的商品,為更多用戶創造價值。
 
之所以要改名,蜜橙生活方面向《商學院》記者表示,由于同程生活的官方授權已經到期并解除,蘇州鮮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鮮橙科技,曾用品牌名同程生活)已不再擁有同程生活的品牌授權,故更名啟用新品牌“蜜橙生活”。
 
但7月6日宣布更名,7月7日就迎來了蜜橙生活(即同程生活,以下均稱“同程生活”)發布破產的消息。
 
上述蔬菜供應商告訴記者,與自己合作的都是菜農,如今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些菜農。他回憶稱,起初同程生活方面給出兩種解決方案,一種是公司會另外成立新公司,讓供應商先把這些貨款借給新公司作為投資款,三個月之后如果新公司實現盈利,再還給供應商;另一種是以物抵資,簽完字就可以分物資了。
 
已經破產的同程生活,如何保證三個月之后能夠實現新公司盈利?這一方案被供應商們拒絕。隨后,同程生活方面又給出第二個版本的解決方案,依舊是二選一:
 
方案A為債務人以現金方式向供應商支付欠款金額的40%,剩余60%待債務人破產清算后由法院分配。40%欠款的付款時間為本確認單簽署后15日支付一半,本確認單簽署后30日支付剩余一半。
 
方案B為債務人以現金方式向供應商支付欠款金額的60%,供應商放棄剩余40%的追償,不再向債務人支付任何權益。60%欠款的付款時間為本確認單簽署后15日支付一半,本確認單簽署后30日支付剩余一半。
 
這份解決方案依舊無法保證供應商們能夠拿回全部的欠款。
 
《商學院》記者就供應商欠款問題采訪同程生活方面,對方表示,2021年7月8日,同程生活運營主體鮮橙科技已開始解決供應商欠款問題,并將在進入破產程序前盡力解決供應商債款。截至7月9日上午,與鮮橙科技達成還款協議的供應商已超過600家。但是關于目前所欠款的具體金額,同程生活方面并沒有給出確切數字。
 
關于解決方案方面,同程生活方面稱,在進入破產程序前,鮮橙科技將對供應商進行部分債務的先行償還,并與供應商簽訂“一對一”的還款協議。已經簽訂還款協議的款項主要來自于何鵬宇及團隊籌措借款。目前相關工作仍在有序推進中。進入破產程序后,將由法院在管理人的協助下對資產進行接管,并在法律規定范圍內做有序清償。


 
社區團購群雄逐鹿


 
在同程生活的官網上顯示,2017年12月24日同程集團內部孵化成立“場景電商項目部”。
 
企查查顯示,截止到2020年8月,同程生活共有8輪融資,其種子輪資金來源為同程眾創。其天使輪、Pre-A輪融資也有同程系身影。在歷次融資中,除了同程系之外,還包括真格基金、金沙江創投等,金額累計超過數億美元,同程生活從成立伊始就不缺資本的關注。據了解,同程集團在給予了同程生活除了資金上的支持之外,還給了它“同程”二字的使用權,但這一使用權是有期限的。
 
在同程生活的官網上,同程生活創始人何鵬宇的另一個頭銜是同程旅游的高級副總裁。
 
企查查顯示,鮮橙科技被21個股東持有,其中大股東為蘇州覓橙管理咨詢合伙企業,持股比例為20.4810%,蘇州覓橙由何鵬宇出資58.75%。在鮮橙科技的股東中,同程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志祥持股7.1684%,蘇州同程重創企業管理服務有限公司持股5.1203%。
 
在資本的助力下,同程生活得到極速擴張。2019年~2020年,同程生活先后收購了華南地區的千鮮匯、新高橋旗下考拉精選,以及蘇州本地的團購平臺鄰鄰壹。
 
何鵬宇曾經公開介紹,截至2020年,同程生活在江蘇、廣東、浙江等地布局的70多個核心城市中,過半城市已經做到盈虧平衡。興盛優選、十薈團、同程生活被并稱為“老三團”。
 
2020年的疫情讓社區團購“迎來”了春天。中商產業研究院的數據顯示,2020年1月至5月,生鮮電商投融資事件11起,投融資金額22.35億元。其中由平臺孵化的社區團購開始走向前臺。同程生活、十薈團社區團購平臺等都拿到了融資。
 
巨頭們開始爭相進入這一領域。阿里、騰訊、滴滴、美團、拼多多等要么扶持創業團隊,要么自己直接進場參與。
艾媒CEO張毅向《商學院》記者表示,社區拼團能夠再次興起的原因主要有三:一是近年來中國城市化進程明顯加快;二是移動支付的普及;三是物流基礎設施的發展。
 
巨頭們紛紛進場帶來的直接影響便是競爭的加劇。巨頭們擁有雄厚的財力和資源,為了快速搶占市場,花高價進行補貼。
 
“一分錢”秒殺、優惠券和各種補貼比比皆是。這也引來了監管部門的注意,最終“一分錢”秒殺的產品被下架。
 
互聯網分析師葛甲認為,“一分錢”秒殺方式是明顯低于市場價格做的傾銷行為,從相關價格管控法規等來看是不允許的。這種行為會使得流通環節的其他中小微企業因為無法補貼,而受到影響,甚至無法存活。
 
在文淵智庫創始人王超看來,“社區團購本來是一個很好的賽道,互聯網巨頭進入后,加速了‘進化’的過程,更是加速了‘淘汰賽’。很明顯的是,背后具有大資本支撐的平臺跑得比較快,沒有后續錢進入的很快就陷入資金絕境。”
 
根據同程生活方面的回應,2020年9月前,同程生活平臺單月銷售額達到8億元~12億元,毛利率在20%左右。在巨頭們相繼入場后,伴隨對消費者的巨額補貼和對社區團購“團長們”的爭奪,同程生活的營收降幅最高達80%以上,毛利率直接變為負數。
 
資本成為市場爭奪的關鍵。


 
隕落就在一瞬間


 
同程生活的敗退早有預兆。據了解,今年 3 月上海關停超 1000 家團點,4 月三大重鎮之一的湖南區域宣布暫停運營。
 
7月7日,一位疑似供應商的網友在社交平臺上直播了同程生活創始人何鵬宇與供應商就拖欠款問題的溝通。在現場,何鵬宇說:“如果不是遇到巨頭,我們的數據比最近上市倆公司(指每日優鮮和叮咚買菜)好看多了;如果不是那么多競爭,我們今年年底也上市了;如果資產變現不能償還欠款,我接下來還要繼續創業,只要我不死,就一定能東山再起。”
 
在其他巨頭們的巨額補貼下,考慮盈虧的同程生活選擇不跟進補貼。沒有補貼,就意味著很快失去市場。
 
同程生活方面向《商學院》表示,自2018年成立以來,鮮橙科技的用戶滿意度始終處于行業前列,公司發展到2020年年中開始進入一個良性發展階段,前端履約已經打平盈利,走上了一條社區團購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同程生活也曾經想過轉型。其表示,曾想過圍繞團長(KOL、KOC)進行供應鏈的創新,包括私域流量運營、直播運營、供應鏈賦能等,全面轉型至2B業務尋求突破。其轉型的一個動作是與抖音的合作。2021年3月,抖音團購業務上線。4月同程生活進入抖音,獲得了抖音江蘇、廣東等區域十余個城市的本地頁面頂部入口以及千萬級的日活流量導入,通過品牌自播、社區團長直播、抖音號矩陣等一系列營銷動作,同程生活得到了巨大的曝光量。
 
但運用抖音后的成效尚未顯現,便迎來了其破產聲明。7月7日,同程生活運營主體蘇州鮮橙科技有限公司發布破產聲明:幾年來因經營不善,雖經多方努力,但仍然無法擺脫經營困境。公司決定申請破產,現擬提出破產申請。
 
同程生活向《商學院》記者總結失敗原因時表示,從2020年9月起,“巨頭們”的突然進入打破了整個社區團購賽道的發展節奏,游戲規則隨之改變;行業從“拼創新”“拼執行”轉向了“拼資本”“拼補貼”;拼價格、拼團長返傭成了常態,短期內均無法實現正向收益,整個行業均面臨巨虧,而用戶端的服務創新、體驗創新陷入停滯。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同程生活的快速崛起與衰落不禁令人唏噓。破產還是因為社區團購賽道已經是“天價燒錢”的資本游戲,平臺自身又缺乏“造血”功能,競爭之下,產品長期低價虧本售賣,導致同程生活拖欠供應商資金達2億多,造成資金鏈斷裂,加之國家監管部門出手“嚴監管”,嚴禁不正當競爭與反壟斷,同程生活破產并不意外。


 
資本降溫,社區團購的未來在哪里?


 
葛甲認為,社區團購的爭奪戰最快還有半年時間就會落下帷幕,因為它門檻低,也缺乏創新,沒有技術含量,更代表不了未來,各大巨頭拼的就是資本實力。
 
隨著監管的趨嚴,涌向社區團購的資金也開始降溫。企查查數據顯示,社區團購賽道最近一次融資發生在4月29日,從1月到4月,一共有8次融資,其中7次發生在3月之前。
 
在張毅看來,社區團購市場巨大但一定要有資本護航,這樣必然有一些企業在“陪跑”中倒下,同程生活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隨著國家出臺一系列對于基本民生保護和實體經濟的保護政策,社區團購的競爭需要小心翼翼。掌握運營技巧,把握好度,是未來摸索中最關鍵的環節。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上海正策律師事務所董毅智律師認為,因為社區團購的玩家還是靠非常傳統的“燒錢”模式來做市場,并無更多創新,所以破產也是必然。同程生活破產證明了社區團購的模式本身有無法克服的缺點,能否盈利實際上是沒法期許的,那么從未來來看,除了一小部分巨頭全力支持的社區團購企業,大部分可能將面臨破產風險。
 
曹磊介紹,目前國內的社區團購玩家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獨立創業類從零到一成為獨角獸,一類是作為公司一項戰略級項目,通過美團、滴滴、拼多多這樣的綜合性電商平臺內部孵化出來,如今這個賽道是互聯網巨頭和VC風險投資重兵壓境最密集的,如果沒有背后資本的支撐,也無法行得更遠。在同程生活破產后,國內社區團購這一“風口上的豬”僅剩五大玩家,即多多買菜、橙心優選、美團優選、興盛優選,以及阿里系(MMC、十薈團、盒馬鄰里等疊加的“大雜燴”)。
 
互聯網分析師丁道師認為,社區團購最終還是那些擁有財力、人力、技術、渠道等資源優勢的巨頭的棋局,留給創業公司的空間很小了。“當然如果你只想做小而美、小而精的還有機會,但是想做成全國大品牌的可能性已經不大了。”

除《商學院》雜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商學院》雜志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歡迎關注平臺微信公眾號

 點贊 30
 收藏 20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_日本亲与子乱av_6欧式个人写真_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_yase永久访问网站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