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7zz7"></var><var id="h7zz7"></var> <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progress id="h7zz7"></progress></strike></var><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var id="h7zz7"><video id="h7zz7"></video></var>
<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
<cite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cite>
<cite id="h7zz7"></cite><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var>
<cite id="h7zz7"></cite>
// 新刊推薦

掃碼購買

// 中經商學院

彭凱平:找回幸福感,不做“工具人”

原創 作者:陳茜 / 發布時間:2021-08-03/ 瀏覽次數:0
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心理學系主任、中國國際積極心理學大會執行主席 彭凱平

數字化時代,信息的自由流通,學習工具的豐富,個體變得強大而有為。同時,當財富、聲望和社會地位變得高度可量化,由此衍生出的成功焦慮、職場焦慮正在制造“內卷”,也讓很多年輕人對“躺平”心態向往之而不得。
 
除這些符號化的自嘲外,更為普遍的職場焦慮正在扼殺年輕人的創造力和熱情。數字化流程中的分工,也讓一些職場年輕人陷入“工具人”陷阱。
 
成功焦慮感與技術發展有哪些關系?在物質激勵、愿景激勵之外,管理者應該如何增強員工的職場幸福感?影響領導力進化的因素有哪些?面對更多的職場選擇,年輕人應該如何尋找方向?這些問題都在“呼喚”積極心理學的“解題思路”。
 
就科技變革和社會發展關系、個體與組織關系,以及個人成長等問題,《商學院》記者采訪了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心理學系主任、中國國際積極心理學大會執行主席彭凱平。


 
技術讓人“工具化”,加重焦慮


 
互聯網、大數據等技術以及各類應用終端的發展,使得人類社會和人類行為越來越具有“工具特性”,這些“工具特性”加重了數字化時代的人類焦慮。
 
第一,同步性。在信息聯通下,受大數據工具支配,人們的行為容易產生同步。這種一致性并不符合生物和社會多樣性原則。正如部隊過橋步伐一致,很容易產生共振。在互聯網輿論環境下,也容易發生“偏激共振和各種“反轉”的出現。
 
第二,感染性。在社交媒體中,人們的情緒越來越容易受到他人的影響和感染。由于負面情緒具有自我加工優勢,所產生的影響要大于積極情緒。
 
第三,匿名性。與真實社會人們更需要自我約束和節律不同,在虛擬的網絡中,戴著面具的“用戶”容易產生極端言論,進行互相攻擊、排斥。
 
第四,排他性。由于大數據算法造成的“信息繭房”,我們往往選擇相信的世界,并非是真實的世界。這種普遍存在的焦慮、恐懼、憤怒情緒,也與自我選擇有關。
 
第五,廉價性?;ヂ摼W興起時推行的免費商業模式,讓人們習慣了“不勞而獲”?,F在豐富的應用工具和內容產品,讓人們用很低的成本就可以獲得及時滿足。這些體驗也在影響人們對待感情、生命、合作價值的態度,讓這些寶貴的東西變得廉價。
 
從整體來看,數字化技術讓社會變得越來越分化、越來越個體化、越來越“工具化”。這些跡象比較危險,人們的心理健康在下降,社會競爭在“內卷”,“躺平”的欲望越來越迫切。
 
雖然技術對社會心理產生很多負面影響,但是對技術的積極作用,彭凱平是一個樂觀主義者。
 
人類最基本的普世需求健康、和諧、人民幸福,不分國界。是否可以依據幸福標準、行為標準,甚至道德標準,開發一些技術改變人類的焦慮問題,值得探索。
 
彭凱平稱這些技術為“幸??萍?rdquo;,并且在清華大學創建了“幸??萍紝嶒炇?rdquo;,也叫3H實驗室。希望利用技術讓人們更加健康(Health)、幸福(Happiness)、和諧(Harmony)。
 
比如在健康方面,是不是可以開發一些助眠設備、助眠游戲?因為幸福不光是一種感受,還有生理指標,多巴胺、內啡肽、血清素、催產素與愉悅、平靜的情緒有很大關系。這就為“幸??萍?rdquo;研發提供了可測量的指標。
 
“幸??萍?rdquo;并非只是停留在實驗室,還可以通過商業化方式造福更多人,正如迪士尼既是生產幸??鞓返慕M織,也是一個賺錢的商業模式。追求幸福并不一定在商業上就“吃虧了”。
 

 
打造快樂職場,扭轉賺辛苦錢心態


 
當下,職場的年輕人對“加班是福報”展現出矛盾心理,既想平衡工作和生活,減少加班時長,但是又很難放棄薪水?;貧w生活后因為缺乏社交和其他興趣而無所適從。同時,我們對物質財富的渴望又非常真實而普遍,甚至被認為是“人間清醒”。
 
在彭凱平看來,很多年輕人的職場幸福感很低,主要有以下原因:
 
第一,這與企業管理者不懂心理學的一些基本理論有關。大家都知道“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但在與員工溝通時,卻沒有真正地運用。人的基本需求滿足后,就會有成長需求,比如技能的提升、地位的改變。工作不光是為了錢,朋友、戰友似的團隊關系也很重要。
 
第二,如果在管理過程中不去挖掘、滿足這些需求,員工感受不到溫暖,且缺乏溝通交流機制,甚至同事之間變成對手,工作變成“工具”,員工就會自我凋萎,變成只看錢的“工具人”。
 
管理者要把員工的終身發展作為重要的人力管理目標。首先,一般情況下,工作年限越長,員工經驗越豐富,產生的剩余價值越多,管理人員容易忽視這些人的成長潛能。
 
其次,基本的法律保障沒有落地。最低工資、法定休假這些都是從勞動者身心發展角度去做的硬性規定。人不是為了錢而工作和生活,人是為了生活去工作賺錢。
 
最后,在社會生產過程中,很多人的思維停留在農業時代,認為多勞多得就是不停地賣苦力、賣勞動時間,如果做事情不吃苦就是投機取巧。其實,人們在愉悅、幸福的環境下進行的智力勞動產出,價值要更大。自我價值不簡單是靠體力勞動去賺辛苦錢,而是要找到自己的快樂財富。如果做一件事特別開心愉悅、孜孜不倦、如癡如醉,它所產生的回報和價值會更高。
 
彭凱平認為,我們要從觀念和思想上認知到賺錢的方式多種多樣,應該尋找更有創造性、更有價值的賺錢方法。
企業管理者也應該意識到這一點,重視工作中的快樂指數。比如通過一些量化指標、微笑次數、軀體語言等,優化員工的工作環境和氛圍,讓快樂成為考核指標。
 
在打造領導力方面,積極心理學已經有所作為,比如密歇根大學商學院教授提出的正心領導力概念。主要是強調領導者重視心理能量的挖掘和發現。彭凱平稱之為積極領導力,包括積極的團隊建設、積極的心態、情緒調整等。 


 
領導力中的意義感和“福流”


 
近來,拼多多創始人黃錚、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紛紛在公司經歷高速發展階段后辭任董事長、CEO之職,選擇追尋自己的理想,或做科研,或研究遠景戰略、社會責任等。
 
彭凱平認為,這其中的原因或與積極領導力中的兩個要素有關。
 
傳統領導力強調技能,比如視野、決斷力、控制力,還有影響力、感召力等,但是,從積極領導力角度看,還需要看到意義感和“福流”的重要性。
 
首先,人是追求意義的生物。曾經創造一個企業、創造一個商業奇跡對于這些企業創始人是特別有意義的事,當公司已經成熟,他們需要尋找更具意義感的事業。
 
其次,“福流”(Flow)的缺失也會影響領導者。Flow也被翻譯為“心流”是心理學中用來形容人專注于某項行為時的心理狀態,沉靜而陶醉、物我兩忘。
 
在創業階段,為之奮斗的“福流”會讓領導者陶醉而不知疲倦,但是當公司變得越來越大,組織社會關系的復雜,甚至社會輿論攻擊、政策態度變化等,這種快樂的“福流”消失,那為什么還要陷入其中?
 
創始人的退出多少都會影響企業和員工,但現代企業的發展都不會只靠一個人,當他們選擇退出時,應該是組織準備好了,具備一定的抗波動、抗逆力。
 
面對選擇,既能“安其所”又要“遂其生”
 
在《高效的方法》一書中,針對個人心理問題,提出只有在工作中找到自己擅長的、感興趣的專業領域,才能提高自我的工作積極性,并從中獲得更多幸福感。
 
是熱愛自己所做的,還是尋找自己的熱愛,成為橫亙在職場人面前的“坎”。
 
時代賦予了年輕人更多選擇職業、發展方向的機會。在實際生活中,一些人卻又增加了選擇焦慮,患得患失。
 
其實,積極心理學中認為,人的選擇并不是越多越好,選擇越多反倒增加焦慮。
 
現實社會中,我們以為自己有很多選擇,但是靜下來思考,其實選擇往往就是兩個,堅持還是放棄?A還是B?前進還是靜止?
 
人們感到迷茫的原因往往是因為找不到自己的愛好、特長和天賦。不過,當你面臨選擇時,其實那個答案已經有了。因為在潛意識中我們更明確自己不喜歡的是什么。
 
比如,自己知道不喜歡現有的工作,那就應該脫離“舒適圈”,把困惑拋棄,勇敢向前,即使未來是未知,但再差也不會比現在差。在面對選擇時,也應該遵從馬斯洛的建議,向前進而不是等著后退找安逸。
 
這并不是建議人們為了尋找所謂的“喜歡”和“熱愛”而不停地跳槽。因為,人還需要盡量適應工作,因為多堅持一會,可能你就會發現這就是你的喜愛和擅長。所有的愛好都不是先天的,而是后天創造的。
 
正如近代著名的社會學家、教育家潘光旦提出的“位育”論,重新解釋了適者生存。“位”即安其所,“育”即“遂其生”。人就是要不斷去適應環境,不斷成長。
 
“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引自《中庸》)。人們在面對挑戰時,往往忽視了成長,是一種“未育”。其實,中庸之道并不是指不偏不倚,而是要在接受適應中尋求發展。所以,中國人的智慧從來不是機械、呆板的,而是如水一樣,順應萬物。


 
反思常識缺失的原因


 
在清華大學社科學院2021屆畢業典禮上的講話中,彭凱平談到了社會科學的三大常識——智慧、善良和合作的重要性。這些常識可以幫助我們化解“內卷”,挑戰“躺平”,超越平庸。
 
我們不能忘記“智慧是一種力量”,“最大的智慧不是你有多聰明,而是你有多善良”,“合作比自私更有效,分享比獨占更幸福”。
 
不過,在現實的職場競爭、生活壓力下,人們往往會忽略到這些常識的價值和意義,這其中有很多原因。
 
首先是教育方面?,F在的教育體系和內容非常強調工具理性、競爭博弈,學生大量的時間學習的是西方十九世紀的哲學史,受斗爭體系、競爭體系、社會達爾文體系影響很大。但是,人文社會科學里新的文明知識基本沒有,比如心理學、政治學,雖然經濟學比較熱,但是西方工具理性對經濟學影響很大,心理學已經開始挑戰理性經濟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假設。
 
其次是社會原因。社會上確實存在很多人利用人性弱點獲利很多的情況,他們又沒有受到懲罰和道德譴責。這種人獲得“成功”后,還在傳播自己的厚黑學、成功學。如果沒有判斷,會導致很多人認為這就是現實。社會甚至存在一種傾向,認為談積極正面就是虛偽,抱怨、批判反而才是講真話。這是非??杀?。
 
再則是心理偏差。人們對負面心理更敏感,因為從進化角度看,負面信息與生存問題關系密切,而積極信息與發展問題更相關。關注負面,容易活下來;關注積極,才能活得更好。
 
中國現階段普遍出現的焦慮、內卷、競爭壓力大等社會心理問題,也與社會所處的發展階段有關。在社會轉型階段,負面的競爭意識比較強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們要與時俱進,改變觀念,這意味著要先改變心態,才能追求富裕,追求自由。這是最容易開啟的,不以物質追求為目標,走出舒適區,在不確定性中獲得快樂。
 
人的認知不是符號、口號,所有概念被領納后,都會形成神經元的網絡連接,形成反應激蕩,促進身心合一、知行合一。所以,先認同智慧、善良和社會合作的價值,就會敦促我們的行動,相輔相成,獲得超越財富回報的幸福。
 

除《商學院》雜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商學院》雜志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歡迎關注平臺微信公眾號

 點贊 30
 收藏 20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_日本亲与子乱av_6欧式个人写真_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_yase永久访问网站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