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7zz7"></var><var id="h7zz7"></var> <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progress id="h7zz7"></progress></strike></var><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var id="h7zz7"><video id="h7zz7"></video></var>
<cite id="h7zz7"><video id="h7zz7"><thead id="h7zz7"></thead></video></cite>
<cite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cite>
<cite id="h7zz7"></cite><var id="h7zz7"><strike id="h7zz7"></strike></var>
<cite id="h7zz7"></cite>
// 新刊推薦

掃碼購買

// 中經商學院

傳統制造企業:人機協作下的“新知識工人”

原創 作者:錢麗娜 石丹 / 發布時間:2021-08-03/ 瀏覽次數:0
 
 
在無錫紅豆運動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豆)的針織車間內,自動掛衣架順著懸掛軸流動到指定的工位??p紉機前的車工左手從掛衣架上摘下一塊口袋裁片,右手拉平,對準縫衣針,雙手向前推送,腳在踏板上利落地踩出一條筆直的車線。在轉角處,車工輕巧地旋轉90度,又踩出一條筆直的車線,剪線,取、車、剪三個動作前后不到10秒。待掛衣架上的全部裁片車完后,車工將其掛上衣架,流向下一個工位。
 
2020年疫情期間,紅豆決定上自動化生產線。消息傳出,工人心里直犯嘀咕,“是不是要取代我們?” 
 
也就是在三四年前,紅豆工廠招工還是“朝南坐”,務工的求職者能在廠門口排起長長的隊伍,可是突然之間就不知道工人去哪兒了。
 
如今車間里的工人以80后為主,90后,尤其是95后的工人很少。紅豆財務蔣佩蘭告訴《商學院》記者說,“我們聽到的情況是,90后大多選擇去互聯網公司工作,或者當網紅、送快遞做外賣。”
 
“招不來工人就用機器替代人工”,這樣的敘事方式很容易讓工人產生恐慌心理。王金鳳在紅豆工作了16年,近年來回安徽老家探親時,她發現家附近也有了工廠,越來越多的已婚女性選擇留在老家工作,方便照顧孩子和老人,而男人外出打工時多會選擇工資相對較高的建筑業。即使工廠請員工帶老鄉過來,愿意來的也多是35~40歲年齡段的工人。
 
這是工廠招工的現實。在紅豆提供的員工構成資料中,工人來源以安徽、河南、四川、湖北、陜西、江蘇省為主,平均年齡在35歲左右,女性占比70%。
 
服裝廠的特殊性在于,即使上了自動化產線也還是離不開大量的人工,“因為有些工序太復雜,像衣服門襟處理需要翻轉好幾次,客戶訂單款式各不相同,很難像3C產品那樣標準化,因此在服裝業目前很難實現‘黑燈工廠’。”紅豆IT&IE工程師殷晶說。
 
服裝生產的難點都在細節上。做西裝時,每批布裁剪下來的紋樣都不同,拼接時需要人工辨別花紋和色差,必須將同一塊布料且鄰近的裁片放在一起。盡管有企業嘗試探索用人工智能圖像識別的方式來替代人工,但是在實踐中卻會受置于花紋的紋理、布料的材質、印染等各種問題。另外像剪線頭之類的活兒,低附加值,但是又極費人工,上自動化產線似乎又不值得。
 
服裝加工廠的工種主要有版師、裁剪、縫制、輔工、大燙工、后道、品管等,以往信息化程度不高時,員工盲目地做某道工序,或者有些工序需要多人生產而沒有及時添加人員,就會導致大量制品堆積在生產線上,出貨時找不到整批次的服裝,導致生產交期不準時。據紅豆統計,傳統生產方式下,生產效率最高峰時僅為70%左右,人工成本高達55%。
 
人工不可缺,自動化也不可缺,這就是擺在服裝企業面前的挑戰。


 
人機協作而非替代


 
自動化產線要解決什么問題,紅豆集團的IT部門籌劃良久。
 
紅豆針織車間有個口訣,叫“搬不動,哭等哥哥”,詳細解釋就是,越“搬”越不產生價值,不會有人為“不”良品買單,多余的“動”作就是浪費,“哭”的就是庫存積壓品,“等”就是生產人員等工待料,“哥哥”就是過度加工、過量生產。
 
工人的調侃成為紅豆IT工程師解決問題的起點,他們仔細研究了生產流程中哪些工序不具創造價值,過量存放、搬運、尋找、統計、核對、反復溝通等都位列其中。以往工人在干活前,需要自行到別處把裁片搬到自己的工位,整理清點物料,既累又耽誤時間。在傳統的作業方式中,由于前后工序信息不通,當前道工序產生堵點時,后道只能干等。而造成堵點或延誤的原因通常有兩個,前者是過度加工,工人因擔心質量問題而反復加工;后者則是過量生產,客人只要1000件,卻生產了1100件。
 
自動化產線的目的是實現人機合作,提高效率,而不是取代。手工的價值反倒因實現自動化后顯得更彌足珍貴。“現在運動服裝時裝化,每批次的服裝都不同,也有客戶要求手工制作,所以不可能有專門針對非標產品的全自動產線,這是機器無法取代人工的地方,也是服裝業的魅力所在。”殷晶說。
 
一件服裝的加工工序少則十幾道,多則幾百道。自動化產線首要解決的問題是壓縮傳統生產中不合理的工序,精減工序數量,并且精減每一道工序的操作復雜性。通過分工,有的工位只做一道工序,有的工位略做幾道工序,從而減少尋找、整理物料以及核對制作工藝的時間,也便于下道工序在接收前能快速查驗上道工序的質量,減少不良品率的發生。
 
工序的規劃是由組長來安排的,“來了一個訂單時,組長拆解工序,交給IT工程師做進程序。我們通常會把耗時短的工序放在前段做,耗時長的放在后段。”王金鳳說。
 
自動化產線的靈活性在于,通過掛衣架上的讀卡器,工作任務可以打破小組的限制,通過運輸線靈活派單,從而平衡調度整個車間的人工。
 
雖然每道工序的工作內容簡化了,但對工人的技能要求反而提升了,要求一崗多能。這一批次的工序安排的是縫制口袋,下一批次可能就是貼前袋。王金鳳是生產組組長,以往她的工作職責是在各個工位巡視,檢查工作量是否平衡,人手不夠時還要去幫忙扛物料?,F在她篤定地坐在自己的工位前,電腦屏幕實時顯示各工位的工作量和生產質量反饋。“人工排班時半成品堆積得厲害,要兩三天才能出成品,上智能化產線后,基本上成品一兩個小時就能下線。”王金鳳說。
 
蔣佩蘭介紹說,“自動化產線上線后,工人的工作效率提升了15%,工人收入上漲了,自然很歡迎這種改變。”
 
紅豆總經理高品亞說,“無論實施什么新項目,員工的基本需求就是操作簡單、計算準確以及易于掌握,并且不占用正常作業時間。實施數字化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是幫忙員工度過適應期,讓員工不斷地發現收入的提高和自身的成長。企業管理層也要從生產思維轉變為經營思維,更深度地了解工廠未來的走向。”
 
位處浙江溫州的奧康鞋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康)也在經歷著同樣的數字化轉型。招工難、成本高,曾是擺在他們面前的挑戰。一雙鞋的人工成本從早先約13元一雙上升至后來的25元左右一雙,幾乎翻了一倍。成本和人工都在倒逼企業降本增效。
 
奧康千石制造基地副總經理王森說,“過去奧康經常會遇到A生產線勞動力富余,而B生產線勞動力緊張的情況。以往主要依靠生產線負責人的經驗判斷來進行人工調配,缺乏標準與工具。”2018年奧康上線了一款軟件,叫“易找Efind”,實現了100多條生產線人員共享調配,減少了企業招工負擔,同時還實現了員工工資的每日自動結算,激發了員工自發工作的積極性。“上線數字化也很有挑戰,在前期我們面臨的是變革人、變革事、變革環境,同時還缺少專業技術人才。”
 
借助數字化管理,奧康如今將原有的28天交貨期縮至9天。這其中,一些現代化的設備上線對于效率的提升有很大的幫助,比如在皮料縫紉工序中,電腦羅拉車代替了傳統縫紉機,員工只需操控腳踏板,就能自動完成皮料的縫制工作;在夾包環節,機械手代替人工將皮料包楦定型,十幾秒完成一個工人十余分鐘的工作量。


 
從成本變為資本


 
中國制造業的發展曾經嚴重依賴人口紅利,那些從農村出來的務工人員頭頂“農民工”的稱號,成為支撐起中國“世界工廠”美譽的中流砥柱。在勞動力資源豐沛的年代,企業方可以有效地控制人工成本,但是隨著最能吃苦的60后、70后一代漸漸離開制造業,中國漸失人工紅利,在豐裕年代長大的90后、95后有了更為多樣化的選擇。
 
高品亞說,“服裝加工行業平均毛利潤率大約在8%~10%左右,但隨著中國的人口紅利的消失,工廠如果沒有很好的管理,基本沒有什么利潤可言。”
 
隨著時代的發展,80后、90后成為工廠的主力,他們務工的目標從上一代的養家糊口轉向為個人職業前景籌劃,要求工廠有個性包容的文化。高品亞說,“工廠通過信息化、數字化項目的建設,生產信息能夠透明、公開地傳達至每一個人,從管理層到員工都清楚地知道每日的目標。員工也不單單只滿足于一種技能,而是逐步向多技能發展。”
 
今年4月紅豆自動化產線上線后,整體工作效率提高到了80%左右,人工成本降至約40%。
 
高品亞說,“每家工廠都會存在低技能工,工廠向數字化轉型就是減少對傳統工作中的高技能的依賴,從而降低用工門檻,簡化員工的作業,提高工作效率。隨著工作的簡單化,員工將轉變為一人多機、多工序。工廠通過對員工技能實操數據的分析,可以有目標地培養員工,進而提高他們的收入。”
 
紅豆意識到,如今的員工在職業發展中不僅僅要求薪資水平的提升,個人價值也需要得到認同。但并不是每個人都清楚自己的需求,特別是90后的年輕員工。所以企業要以包容、負責任的態度來對待員工,在合理的范圍內,做到讓員工有知情權、認同員工的選擇權、幫忙員工從自身出發做好職業規劃。
 
正因為意識到員工的發展需求,紅豆大學成為工人職業發展的搖籃。王金鳳被選送進入紅豆大學,在周末的時光里,她系統地學習了產線的管理知識。
 
奧康也同樣設立了奧康大學。王森說,“員工關注薪酬福利和學習成長的機會。尤其是新生代勞動力,越來越多的員工認識到自身能力提高的重要性。”
 
如今,奧康員工的平均年齡是36歲,同樣面臨年輕工人難招的問題。在其員工的構成中,23%來自浙江,其余77%來自四川、湖南、貴州、湖北等省。
 
在奧康工作了13年的張德國老家在湖北襄陽,他從在線領料員和班長起步,由于他在崗位上的出色表現,公司根據他的工作業績考評后,結合他對管理崗位的發展意愿給予晉升,到計劃采購部工作。每隔一段時間,他都要去奧康大學學習,在這里他既能學習不同崗位的技能,也能學習專門的知識。張德國說,“這十幾年間,制造業對產業工人的要求也出現了變化,首先是知識化,前些年進來的員工整體文化程度不高,但現在進廠的人知識更全面;其次是年輕化,現在進來的不少是大學生;再則是求職的觀念發生了轉變,以往是為了養家糊口,現在是為了學習成長和個人提升。”
 
為了留住員工,奧康正在努力創立更加開放和活躍思維的工作環境,大力提高技能人才的職業榮譽感和經濟待遇,定期開展技能培訓班、青工技能比武大賽等。
 
“一個國家的發展,制造業是最根本的,我從零售業轉入制造業,有切身體會,與互聯網相比,制造業更有積淀,未來的發展也更多樣化。”殷晶說。他曾見過一位從事服裝業自動化產線開發的創始人就是從服裝廠的車工起步,一步步了解服裝制造的全流程,為其職業轉型奠定了行業基礎,“電商只是加錢買賣,但制造業是從零創造,它的價值會在數字化時代被真正挖掘出來。”
 

除《商學院》雜志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商學院》雜志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歡迎關注平臺微信公眾號

 點贊 30
 收藏 20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_日本亲与子乱av_6欧式个人写真_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_yase永久访问网站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